奶比水贱 奶农碰到乳业转型阵痛

,都采取了淘汰低产牛,不断优化牛群结构的有效措施。在当前奶源紧缺和高奶价的推动下,育成牛资源趋紧,价格攀升,每头高产奶牛售价在2万元左右,进口奶牛数量在不断增长。

在进口奶粉数量激增、国内消费需求下降双重压力下,经过顽强努力,黑龙江省奶牛存栏仍略有增加,生鲜乳产量不降反升,奶牛单产水平、规模化养殖比例和生鲜乳质量安全水平也均有所提升。黑龙江省双轨制原料奶定价机制和第三方检测体系兼顾农企双方利益,有力地稳定和促进了全省奶业生产形势稳定,未出现国内其他省区“倒奶杀牛”现象。

养了几十年奶牛的山东奶农裴树克去年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倒奶”。“200多公斤牛奶,‘哗’地一下全倒在地上,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那眼泪掉得……”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两鬓有些斑白的裴树克仍难抑泪水。
然而,裴树克和他的同行们并未料到,“倒奶”只是个开始。2014年年底以来,国内奶牛养殖户杀牛弃养现象频频出现。《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在北京、山东、陕西等多地采访发现,由于原奶价格低迷,一些地区倾倒鲜奶、卖牛宰杀现象仍在持续,部分养殖户损失惨重。

级奶站监管部门和奶站缺乏常规的生鲜乳质量检测设备,检测手段滞后,检验技术力量薄弱,部分生鲜乳收购站对质量检测重要性认识不足,风险防范、质量控制和维护自身利益意识不强。

记者从黑龙江省畜牧兽医局了解到,受国内外奶业市场形势的影响,从2014年2月开始,国产乳制品销量回落,特别是5月份进入生鲜乳生产旺季后,原料奶过剩的矛盾日趋突出,生鲜乳收购价格也随之一路下降。这导致小规模散户快速、集中退出市场,一些低产奶牛被淘汰。但全省奶业基础并未动摇,据统计,2014年,全省奶牛存栏197.16万头,同比增长2.86%;全省生鲜乳产量556.58万吨,同比增长7.4%。奶牛平均单产水平比上年提高220公斤。

奶比水贱 收购价每公斤仅1元

该负责人建议,在积极落实国家和省级奶业政策外,甘肃省应加大对奶业发展的专项投入,减少奶业投入成本,尽可能降低奶业生产风险,抑制原料奶价过快上涨,逐步把该省建设为西北重要的优质奶源基地,确保奶业持续、健康发展和奶制品有效供给。

面对当前困境,省畜牧兽医局在组织实施原料奶定价机制、第三方检测机制、转变奶业发展方式的基础上,会同省奶业协会多次召开省内大型乳品企业奶源负责人联席会议,研究解决办法,积极协调乳品企业维持正常生鲜乳收购秩序、执行交易参考价格和合同收奶制度,并要求企业增强社会责任感,维持现有奶源布局不变。我省多家骨干乳企也表示不限收、拒收奶牛养殖散户的生鲜乳,力争与奶牛养殖户一起共度难关。

陕西省榆林蒙靖牧场养殖户闫喜利说,乳企在合同到期之后已告知,因原奶过剩不再续约。现在周边几家牧场十几吨的鲜奶只能以每公斤1.6至1.8元的价格卖给“奶贩子”,为了让牧场经营下去,只能杀掉一部分牛。

甘肃省奶业协会张姓负责人认为,加快奶业的发展,除了在质量安全上严格把关外,还应根据该省的实际,将奶业的生产、加工、销售诸环节联结为一个有机体,只有这样才能使各方的利益得到有效保证。这也是推进奶业发展、提高奶业竞争力的一条有效途径。吕宝林

早在2014年初,黑龙江省政府就未雨绸缪,科学研判奶业生产形势,提早部署应对措施,大力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转变发展方式,引导鼓励建设145个现代示范奶牛场。同时执行公平合理的定价机制,当生鲜乳收购交易参考价失灵时,对生鲜乳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确保奶价始终处于利益分配的合理区间,实现奶业发展的良性循环,避免了大面积倒奶现象的发生。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山东省齐河县见到奶农牛继芳时,他正满面愁容地在电话里和乳企讨价还价。始终低位运行的生鲜乳价格,让牛继芳从2014年11月至今“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从4月1日开始,连着几十天了收购价都是每公斤1元,比矿泉水还便宜”。
山东省畜牧兽医局畜牧科技处处长李流航说,山东生鲜乳收购价格从2014年3月开始持续走低,11月、12月急剧下滑。到今年第17周,山东牛奶平均价格为每公斤2.96元,同比下降30.84%,远低于每公斤3.5元的综合成本价。其中,小散户和小区受冲击最为明显,牛奶收购价最低可达到每公斤1元,毫无盈利可言。
据山东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对全省奶站监测的结果,2015年1月第一周,全省未按合同正常收购的生鲜乳约4470吨,直接倒掉鲜奶数量约925吨,非正常淘汰奶牛6270头。亏损严重是养殖户“倒奶卖牛”的主要原因。山东省奶业协会会长张志民告诉记者,由于中国奶业发展时间短,现代化奶业发展体系不够完善,饲养成本高、单产水平低,与国外相比综合生产能力低下。
时隔数月,这一局面并没有出现明显缓解。山东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奶站监测结果显示,4月该省监测奶站所有奶农户数为9100多户,同比减少约33.1%(3月为9800多户);监测奶站奶牛存栏数675000多头(去年同期730000多头),同比减少约7.5%。
这一现象同样存在于在陕西、河北等地。河北省行唐县畜牧局奶源管理办公室主任盖连义说,目前企业收奶质量标准提高了,原有养殖模式达不到乳企提出的标准,有些奶户被迫卖牛退出市场。乳企给牧场的原奶价格降下来了,5个生鲜乳收购站因形势不好退出市场。
从农业部的监测数据分析,2007年至今我国共经历过两次“牛周期”。2007年5月前后,生鲜乳价格一路飙升,2008年3月达到峰值,受三聚氰胺、国产奶粉质量问题等因素影响,价格一路下跌,至2009年7月达到最低值。这一“牛周期”持续了二年零二个月。
此后的四年零七个月,生鲜乳价格一直保持缓慢上涨态势,至2014年2月达到峰值。随后价格震荡下行,目前价格与2013年初的价格基本相当。而同期国际奶价的价格却并没有一路上涨,而是在2011年3月达到峰值后,下降至2012年7月共16个月,随后上涨了19个月进入下行通道。

责任编辑:王伟

在实现生鲜乳定价公平合理后,为确保公平公正交易,黑龙江省在全省范围内启动实施了生鲜乳第三方检测。即在乳制品生产企业全面建立独立于乳企、奶农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解决生产企业和奶农在生鲜乳购销交易过程中出现的质量争议,完善生鲜乳收购按质论价的交易体系,同时强化了对奶牛饲养及生鲜乳生产、收购环节的监督检查,全面提升了黑龙江省生鲜乳质量安全水平。

疲态难振 下半年奶价反弹几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