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肥鱼美要自然——广西全力促进畜牧业生态健康养殖见闻_水产快讯(水产养殖)

全媒记者张卫华通讯员尹立群

记者张卫华通讯员尹立群

作者:韩超
说起江苏的“味道”,小龙虾、大闸蟹、青虾、沙塘鳢……这些名字一定是人们绕不开话题,然而少有人知道的是,为了让百姓餐桌上的这些“江苏籍”水产品吃得美味、吃得健康,江苏在生态健康养殖上,着实下了一番工夫。

“嘿,吃吧!”8月29日傍晚,启动投饵机,李新平站到鱼塘边,看着鱼群抢食激起水花阵阵,黝黑的脸上笑意满满。“每天看鱼吃食是我最享受的时刻,鱼儿吃得多、长得肥,就卖得好、赚得多。”

“嘿,吃吧!”8月29日傍晚,启动投饵机,李新平站到鱼塘边,看着鱼群抢食激起水花阵阵,黝黑的脸上笑意满满。“每天看鱼吃食是我最享受的时刻,鱼儿吃得多、长得肥,就卖得好、赚得多。”

“江苏是我国唯一同时拥有大江大河大海的省份。2017年,全身水产养殖面积达到1100万亩,水产品总产量520万吨,渔业产值1740亿元,渔业经济总产值3260亿元。近年来,我们大力发展生态健康养殖,对绿色和质量的追求,带来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江苏省海洋渔业局副巡视员费志良说。

李新平是仙桃市沙湖镇新宏愿水产养殖基地老板。一年前,李新平还在沙湖湿地滩涂从事围网养殖。那会儿,他的心里堵得慌。根据中央环保督察要求,仙桃市委、市政府下达了围网围栏养殖拆除通知。一看市里派来了拆围人员,李新平扛来一桶50斤装的汽油,大吼:“谁敢拆我的网,我就和谁同归于尽!”

李新平是仙桃市沙湖镇新宏愿水产养殖基地老板。一年前,李新平还在沙湖湿地滩涂从事围网养殖。那会儿,他的心里堵得慌。根据中央环保督察要求,仙桃市委、市政府下达了围网围栏养殖拆除通知。一看市里派来了拆围人员,李新平扛来一桶50斤装的汽油,大吼:“谁敢拆我的网,我就和谁同归于尽!”

“健康养殖系统”为大闸蟹添“绿色”——

李新平有自己的委屈。早在2010年春天,他带着办企业积攒的全部资本,来到沙湖湿地,租下3000亩水面,想在水里淘金。12米高的水泥电杆栽下去,8米高的钢网圈起来……他先后投入了1000多万元,本钱都还没收回来,租期也没到,却要拆围网,能不恼火?“湿地的湖水、河水比以前脏多了,你想过原因吗?大水年年冲,你能干长远吗?”干部们天天上门,从早到晚拉着李新平聊天、算账。一句句掏心窝子的话勾起李新平的回忆。他出生在东荆河畔,自幼随祖辈在大湖大江里捕鱼,看惯了碧浪万顷、湖波浩渺、苇海青青、鸥鸟翔集。

李新平有自己的委屈。早在2010年春天,他带着办企业积攒的全部资本,来到沙湖湿地,租下3000亩水面,想在水里淘金。12米高的水泥电杆栽下去,8米高的钢网圈起来……他先后投入了1000多万元,本钱都还没收回来,租期也没到,却要拆围网,能不恼火?“湿地的湖水、河水比以前脏多了,你想过原因吗?大水年年冲,你能干长远吗?”干部们天天上门,从早到晚拉着李新平聊天、算账。一句句掏心窝子的话勾起李新平的回忆。他出生在东荆河畔,自幼随祖辈在大湖大江里捕鱼,看惯了碧浪万顷、湖波浩渺、苇海青青、鸥鸟翔集。

养好一湖一塘水,先要养好一湖一塘草。

必须留下家乡好风光,必须配合国家大政策!想通了的李新平忍痛卖鱼,拆除了全部围网。去年12月底,沙湖湿地37457亩人工围栏、围网全部拆除。

必须留下家乡好风光,必须配合国家大政策!想通了的李新平忍痛卖鱼,拆除了全部围网。去年12月底,沙湖湿地37457亩人工围栏、围网全部拆除。

仲夏时节的江苏,天气有些炎热,然而记者走进位于常州市金坛区的金坛渔业科技示范基地,却立刻被这里的“绿意”感染。池塘间平整的柏油路,两侧高大成荫的树冠,水面上隐约浮现的伊乐藻,置身其间顿觉清凉。

离开湿地,出路何在?省委、省政府要求仙桃探索建设江汉平原乡村振兴示范区,市委、市政府把培植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作为乡村振兴的“牛鼻子”来抓,沙湖镇政府鼓励李新平再创业,还帮他争取100万元贴息贷款。“我热爱养鱼,梦想有个大基地!”李新平带领3个伙伴,投入800多万元,流转1100亩土地,专养丁鳜鱼和美国斑点叉尾鮰鱼,基地上还以年薪3万元聘请了4个贫困户。

离开湿地,出路何在?省委、省政府要求仙桃探索建设江汉平原乡村振兴示范区,市委、市政府把培植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作为乡村振兴的“牛鼻子”来抓,沙湖镇政府鼓励李新平再创业,还帮他争取100万元贴息贷款。“我热爱养鱼,梦想有个大基地!”李新平带领3个伙伴,投入800多万元,流转1100亩土地,专养丁鳜鱼和美国斑点叉尾鮰鱼,基地上还以年薪3万元聘请了4个贫困户。

这么好的环境,养出来的蟹一定差不了!

从外滩走进内垸,李新平的夏天变安逸了。此前连续8年的夏天,他都没睡一个安稳觉,日夜在湖里,划着小木船,四处巡查电杆有没有断、钢网有没有破,生怕鱼儿被水冲跑了。眼下,1100亩鱼塘里的鱼儿长势正好,行情也格外给力,李新平粗略算算,10月底能卖75万公斤成鱼,纯收入300多万元。他忍不住自嘲,“以前8年白干了,早点拆围进内垸就好了!”

从外滩走进内垸,李新平的夏天变安逸了。此前连续8年的夏天,他都没睡一个安稳觉,日夜在湖里,划着小木船,四处巡查电杆有没有断、钢网有没有破,生怕鱼儿被水冲跑了。眼下,1100亩鱼塘里的鱼儿长势正好,行情也格外给力,李新平粗略算算,10月底能卖75万公斤成鱼,纯收入300多万元。他忍不住自嘲,“以前8年白干了,早点拆围进内垸就好了!”

“搞生态养殖,必须为水产品创造天然适宜的生长环境和生物关系。我们在养殖单元内水草的覆盖率达70%,并且每立方水体只放1—2只,一亩最多1200只。丰富的藻类,合理的养殖容量,让每一只蟹都能够拥有良好的生长环境。”金坛区水产站副站长周威介绍说。

这么高密度的水草,如何管理?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养好伊乐藻和轮叶黑藻,养蟹就成功了一半。”原来,这池塘里不仅有伊乐藻,还有轮叶黑藻。两种藻类的生长习性不同,春季温度较低时,伊乐藻的生长较为旺盛;而夏季高温时,轮叶黑藻则体现出了耐高温的优势。在两者的交替配合下,池塘里的水质和溶氧量得到保证,减少了螃蟹病害的发生,从源头上杜绝了药物的投入。

在示范基地的池塘边,工作人员还通过手机上的APP遥控打开了“微孔底增氧”设备,水面上立刻泛起了一串串小小的气泡。“通过这种科学的增氧技术,不仅能够增加溶氧量,还能推动水体上下流动交换,能够更好地应对夏季高温或是阴雨天缺氧。”周威说。

看起来平静的养蟹塘,“水底下的功夫”可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