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质恶化 江西简阳三岔湖百万斤养殖鱼暴毙_水产快讯(水产养殖)

死鱼白花花一片,覆盖着水面
初步调查死鱼跟气温反常、养鱼网箱密度过大有关;在三岔湖投资养殖业的成都市民也遭受损失;有关部门已采取措施减少养殖户的损失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成都商报资讯:
“鳜鱼两块钱一斤!草鱼五角钱一斤!”昨日一大早,简阳市三岔镇就出现了甩卖死鱼的场面。到了下午5时许,这种情况迅速向周边扩散,价格也陡然下降,“一块钱一条鳜鱼!五角钱一条草鱼!”据了解,从前日起接连两天,三岔湖出现大面积死鱼。据来自简阳方面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这跟气温反常、养鱼网箱密度过大导致三岔湖养殖承受能力超负荷等有关。
昨日下午4时许,据简阳市有关部门通报,两天至少死亡100万斤鱼,养殖户损失严重。有关部门已采取了积极措施,尽量减少养殖户的损失。据悉,在三岔湖投资养殖业的成都市民,此次亦遭受损失。
鱼不断死掉 一船一船被打捞上岸
昨日下午1时,记者进入三岔湖老码头,一股浓烈的鱼腥味扑面而来。堤坝上堆放了几大堆死鱼,大到三四十厘米长的大口鲢鱼,小到二十厘米左右的鳜鱼、草鲢,白花花一大片。还有几条小船陆续将网箱里打捞起来的死鱼从湖面运到堤坝,有养殖户干脆用船将整个网箱拖到岸边,打捞死鱼。堤坝上停放着几辆机动三轮车和小型货车,养殖户准备将这些死鱼运到集镇上卖,也有一些商贩前来收购。
三岔镇国兴村四社的汪辉良在南半湖养了8个网箱的草鱼和大口鲢鱼。前晚,他们发现陆续有鱼浮出水面,一两个小时后这些鱼便死掉了。根据多年养鱼的经验,他们意识到是因为水中缺氧所致,但此时,将网箱转移到网箱较少的北半湖已来不及了。“南半湖里到处都是网箱,连转移的通道都被堵死了。”汪辉良的父亲说。
于是,汪辉良一家只能眼睁睁看着更多的死鱼浮出水面。他们只得把死鱼打捞起来,用铁皮船一船一船运到堤坝上。昨日下午1时许,汪辉良的父亲告诉记者,他家已死了1万多斤鱼。“网箱里的鱼还在继续死。”老人神色黯淡地说,“8个网箱投入了27万元,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这1万斤鱼要是不死可以卖六七万元。”
价格在暴跌 死鱼浮满网箱买卖以船为单位
昨日中午,前往三岔湖的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满载死鱼的三轮货车、小型货车等。等到了码头,靠在岸边的渔船更是满载着死鱼。鳜鱼、鲤鱼、草鱼、鲢鱼都有,原本以斤计算的鱼价,如今以船为单位。养殖户徐文贤一船大约500斤重的鲢鱼,最终与一三轮货车车主以200元钱成交。
养殖户郑继昌请人将自己网箱里打捞起来的死大口鲢鱼用一只铁皮船运到堤坝上,一名收死鱼的小伙子正在与他讨价还价。“这一船鱼少说也有400斤,你给150元就全部卖给你。”商贩转身就走,郑继昌追上去,用近乎央求的口气说:“这样吧,这船鱼100元卖给你行吗?”好说歹说,商贩才将鱼买下来。
与越来越多靠在岸边的渔船相比,闻讯赶来的各种货车显然有些不够用了。有个别养殖户等不来买主,直接将死鱼扔在岸上。据了解,损失严重的养殖户已开始联系成都冷冻仓库,将死鱼冻起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打捞起来的死鱼络绎不绝地运到老码头,商贩收鱼的价格还在急速下降。为了尽可能地减轻损失,很多养殖户将死鱼运到三岔场镇或公路沿线销售。在三岔镇场镇的大街小巷,卖死鱼的养殖户越来越多。有的将死鱼堆放在三轮车上卖;有的沿街叫卖;有的干脆在地上铺张防雨布把鱼堆在上面任人挑拣……
养殖户们希望第一时间卖出更多的鱼,死鱼源源不断地涌向市场。下午4时,在三岔镇场镇绛街口,至少有5家养殖户在这里卖死鱼。三岔镇国兴村四社养殖户付红金把死掉的鳜鱼堆放在三轮车车厢里,“5角钱一条随便挑随便选。”
死鱼的“身价”在暴跌。“比白菜、萝卜还便宜。”付红金很沮丧,“早上死掉的鳜鱼还可以卖到两元一斤,到中午一元钱一斤;到了下午,我们只有按条数来卖了,先是1元钱一条,现在5角钱一条都卖不脱了。”付红金说,家里养了9网箱鱼,已经有5箱出现了死鱼,至少有一两万斤鱼死了。
探访三岔湖 网箱拖入旅游区死鱼有所缓解
下午2时许,记者乘坐快艇进入三岔湖。据悉,三岔湖目前划分为养殖区和旅游区,养殖区用于养殖户网箱养鱼;旅游区用于旅游开发,禁止网箱养鱼。记者进入旅游区时,看到养殖户陆续用机动船将网箱拖入旅游区,此举已得到有关部门认可。虽然死鱼有所缓解,但仍能看到网箱里漂浮的大量死鱼,养殖户正在加紧打捞死鱼。
正在打捞死鱼的徐氏兄弟拥有上百个网箱,几兄弟将网箱移到旅游区后,正在打捞浮出水面的死鱼。初步估计,他们损失了四分之一。十多块钱的鱼,如今卖几角钱都没人要。其他养殖户也遭遇了相同的情况,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大约有400个网箱进入旅游区。随后,记者进入养殖区,养殖区的网箱已明显减少。不少养殖户仍在打捞死鱼。
原因调查 气温反常+违规网箱过多+灌溉量大 =缺氧死鱼
三岔湖水库出现大面积死鱼情况引起了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昨日上午,接到养殖户报告后,简阳市政府副秘书长付强,简阳市网箱养鱼管理办公室、三岔镇镇政府和三岔湖管理局的负责人到库区各地了解死鱼情况。据初步估计,到昨日下午,三岔湖有100万斤鱼死亡。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养殖户的损失,相关部门紧急决定:将南半湖的网箱向北半湖转移,减少南半湖的网箱密度。
简阳市政府副秘书长付强说,三岔湖自上世纪70年代建成以来,其主要功能是灌溉,兼顾防洪、发电和养殖。上世纪90年代网箱养鱼高峰期,三岔湖里最多有12000多个网箱。“我们曾经请水产专家评估,三岔湖最多能容纳2500个网箱。”在网箱养鱼快速发展的同时,三岔湖的水质污染情况也日益严重,而三岔镇场镇近两万居民的饮用水源全部来自湖中。
付强说,近几年为了改善三岔湖的水质,发展三岔湖旅游,四川省、资阳市、简阳市多次发文限期取缔网箱养鱼。资阳市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考虑到群众的切身利益,决定今年将网箱控制在2000个以内,在明年6月30日前,取缔三岔湖内所有的网箱。但大量的养殖户无证网箱养鱼,致使目前三岔湖内还有7000多个网箱。
往年,三岔湖湖水缺氧事件偶有发生,但今年为何这样严重?付强说,近日气温反常,湖底的沉渣和毒气上翻是导致缺氧的主要原因。同时,湖中违规网箱过多,网箱密度过大超过了三岔湖养殖能力的承载量;还有目前干旱农田灌溉用水增加,导致湖中水位下降加重了缺氧情况。

养鱼户打捞湖内剩下的活鱼
图片 1
死鱼成了鸡的美食
图片 2
养鱼户将抢救出的活鱼转运外地

“鳜鱼两块钱一斤!草鱼五角钱一斤!”昨日一大早,四川省简阳市三岔镇就出现了甩卖死鱼的场面。到了下午5时许,这种情况迅速向周边扩散,价格也陡然下降,“一块钱一条鳜鱼!五角钱一条草鱼!”据了解,从前日起接连两天,三岔湖出现大面积死鱼。据来自简阳方面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这跟气温反常、养鱼网箱密度过大导致三岔湖养殖承受能力超负荷等有关。

华西都市报2009年06月18日消息 实习记者胡挺记者付真卿摄影杨涛

昨日下午4时许,据简阳市有关部门通报,两天至少死亡100万斤鱼,养殖户损失严重。有关部门已采取了积极措施,尽量减少养殖户的损失。据悉,在三岔湖投资养殖业的成都市民,此次亦遭受损失。

简阳市政府将申请上游放水解燃眉之急,并称当地水质受影响不大

【鱼不断死掉】

昨日,记者再次来到三岔湖,发现当地养鱼户正紧急抢救、转移湖内剩下的活鱼,一些死鱼被扔在湖岸上。简阳市政府表示,将对死鱼进行大面积无公害化处理,主要是分散深埋。死鱼事件对当地的自来水影响不大,同时将紧急申请上游放水,以解燃眉之急。

一船一船被打捞上岸

抢救活鱼或甩卖或转移

昨日下午1时,记者进入三岔湖老码头,一股浓烈的鱼腥味扑面而来。堤坝上堆放了几大堆死鱼,大到三四十厘米长的大口鲢鱼,小到二十厘米左右的鳜鱼、草鲢,白花花一大片。还有几条小船陆续将网箱里打捞起来的死鱼从湖面运到堤坝,有养殖户干脆用船将整个网箱拖到岸边,打捞死鱼。堤坝上停放着几辆机动三轮车和小型货车,养殖户准备将这些死鱼运到集镇上卖,也有一些商贩前来收购。

两天来,在三岔湖养鱼的徐家富忙得没能合眼。自从前天湖里出现大面积死鱼现象,徐家富便一直忙着给自己的网箱充氧、打捞死鱼。昨日下午,双眼红肿、疲惫不堪的他又忙着把网箱里仅有的一万多斤活鱼抓起来,装到一辆大货车上,准备拉往成都出售。“再不卖,这点活鱼也保不住了。”

三岔镇国兴村四社的汪辉良在南半湖养了8个网箱的草鱼和大口鲢鱼。前晚,他们发现陆续有鱼浮出水面,一两个小时后这些鱼便死掉了。根据多年养鱼的经验,他们意识到是因为水中缺氧所致,但此时,将网箱转移到网箱较少的北半湖已来不及了。“南半湖里到处都是网箱,连转移的通道都被堵死了。”汪辉良的父亲说。

将残留的活鱼拉到成都出售,并不是当地所有渔民都能做到的。徐家富的朋友李德良在成都白家农副批发市场做水产生意,正是因为有李德良的帮助,徐家富才有机会将这一车活鱼变成现金。而更多的养鱼户,只能将残留不多的活鱼转移到别处。

于是,汪辉良一家只能眼睁睁看着更多的死鱼浮出水面。他们只得把死鱼打捞起来,用铁皮船一船一船运到堤坝上。昨日下午1时许,汪辉良的父亲告诉记者,他家已死了1万多斤鱼。“网箱里的鱼还在继续死。”老人神色黯淡地说,“8个网箱投入了27万元,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这1万斤鱼要是不死可以卖六七万元。”

在前天三岔湖大面积死鱼事件中,损失两万多斤鱼的郑先生,昨日中午叫来了一辆大货车,让工人将两个网箱里共两万多斤活鱼全部装起来,运往自己在青海的养鱼场。“我也是抱着侥幸心理,路这么远,这些鱼本来就有些蔫了,拉到目的地,也不晓得还有好多能活下来。”郑先生无奈地说。

【价格在暴跌】

处理死鱼分散深埋盖石灰

死鱼浮满网箱买卖以船为单位

昨日的三岔湖湖面上,仍漂着白花花的一层死鱼。一些死鱼被抛弃在岸边,有些鱼已经腐烂,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腥臭味。“我们也没办法,抢救活鱼都来不及了,哪有时间管死鱼,只能随便甩在这里了。”当地一名养鱼户说。在湖面上,仍有少量养鱼户驾着小船打捞死鱼。

昨日中午,前往三岔湖的路上,不时可以看到满载死鱼的三轮货车、小型货车等。等到了码头,靠在岸边的渔船更是满载着死鱼。鳜鱼、鲤鱼、草鱼、鲢鱼都有,原本以斤计算的鱼价,如今以船为单位。养殖户徐文贤一船大约500斤重的鲢鱼,最终与一三轮货车车主以200元钱成交。

目前,养殖户和当地政府都还无法确定到底有多少死鱼,但数百万斤是肯定的,这么多的死鱼将如何处理呢?简阳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樊昌华说,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启动了应急措施,确定由三岔湖沿岸所属的各

养殖户郑继昌请人将自己网箱里打捞起来的死大口鲢鱼用一只铁皮船运到堤坝上,一名收死鱼的小伙子正在与他讨价还价。“这一船鱼少说也有400斤,你给150元就全部卖给你。”商贩转身就走,郑继昌追上去,用近乎央求的口气说:“这样吧,这船鱼100元卖给你行吗?”好说歹说,商贩才将鱼买下来。

乡镇分别处理各自辖区内的死鱼,“所有的死鱼都将被打捞上岸,然后做无公害化处理,主要是分散深埋,再用石灰覆盖,但死鱼确实太多,要全部处理还需要一段时间。”

与越来越多靠在岸边的渔船相比,闻讯赶来的各种货车显然有些不够用了。有个别养殖户等不来买主,直接将死鱼扔在岸上。据了解,损失严重的养殖户已开始联系成都冷冻仓库,将死鱼冻起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消毒处理水质受影响不大

打捞起来的死鱼络绎不绝地运到老码头,商贩收鱼的价格还在急速下降。为了尽可能地减轻损失,很多养殖户将死鱼运到三岔场镇或公路沿线销售。在三岔镇场镇的大街小巷,卖死鱼的养殖户越来越多。有的将死鱼堆放在三轮车上卖;有的沿街叫卖;有的干脆在地上铺张防雨布把鱼堆在上面任人挑拣……

三岔镇15000余户居民的生活用水全部取自三岔湖,目前这里的居民用水情况正常,一些临街的饭馆照常在营业,“这两天的水都没有问题,我们还是不放心,水接下来都先放一下再用。”开餐馆的王先生说。

养殖户们希望第一时间卖出更多的鱼,死鱼源源不断地涌向市场。下午4时,在三岔镇场镇绛街口,至少有5家养殖户在这里卖死鱼。三岔镇国兴村四社养殖户付红金把死掉的鳜鱼堆放在三轮车车厢里,“5角钱一条随便挑随便选。”

据三岔镇望湖自来水厂厂长徐家严介绍,自来水厂的取水点位于三岔湖国兴4组沿岸,并不是网箱鱼集中区,所以水质受死鱼的影响不大,但出于安全考虑,最近两天,自来水厂还是加强了对自来水的消毒处理。

死鱼的“身价”在暴跌。“比白菜、萝卜还便宜。”付红金很沮丧,“早上死掉的鳜鱼还可以卖到两元一斤,到中午一元钱一斤;到了下午,我们只有按条数来卖了,先是1元钱一条,现在5角钱一条都卖不脱了。”付红金说,家里养了9网箱鱼,已经有5箱出现了死鱼,至少有一两万斤鱼死了。

政府应急申请上游快放水

【探访三岔湖】

从三岔湖老码头的坝顶走到湖边,还有近100米的距离,一路上都是稀泥。“以前这里都是蓄满水的,现在水少得很。”水库管理人员说,三岔湖的设计库容量是2.25亿立方米,但目前的蓄水量还不足9000万立方米。水中缺氧是鱼大量死亡的主因,当地不少养殖户都在抱怨水库的水量太小,供氧不足,“就看见有水放走,却没看见有水进来。”

网箱拖入旅游区死鱼有所缓解

对于水源问题,当地政府也有些无可奈何。樊昌华副市长说,当初修建三岔湖水库的目的主要是发电和灌溉,水库水源来自都江堰,通过东风渠和张家岩水库,最后分配过来。

下午2时许,记者乘坐快艇进入三岔湖。据悉,三岔湖目前划分为养殖区和旅游区,养殖区用于养殖户网箱养鱼;旅游区用于旅游开发,禁止网箱养鱼。记者进入旅游区时,看到养殖户陆续用机动船将网箱拖入旅游区,此举已得到有关部门认可。虽然死鱼有所缓解,但仍能看到网箱里漂浮的大量死鱼,养殖户正在加紧打捞死鱼。

而负责水源调配的是都江堰龙泉山灌区管理处,地方政府是无权干涉的,根据统一的配水计划,每年7月底、8月初才会向三岔湖放水。有些年份出于防汛考虑,也会临时向三岔

正在打捞死鱼的徐氏兄弟拥有上百个网箱,几兄弟将网箱移到旅游区后,正在打捞浮出水面的死鱼。初步估计,他们损失了四分之一。十多块钱的鱼,如今卖几角钱都没人要。其他养殖户也遭遇了相同的情况,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大约有400个网箱进入旅游区。随后,记者进入养殖区,养殖区的网箱已明显减少。不少养殖户仍在打捞死鱼。

湖调水,但这都是极少数情况,大多数时候都是按计划配水,“我们已经向都管局发出了紧急申请,希望他们能临时调配点水过来,以解燃眉之急。”樊昌华说。

【原因调查】

另觅他径网箱鱼让位旅游

气温反常+违规网箱过多+灌溉量大=缺氧死鱼

依靠上游调水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要从根本上解决三岔湖水质问题,还需要另觅他径。樊昌华说,三岔湖已经被列入省政府规划的“两湖一山”旅游区,现在的养殖业必将让位于旅游业。

三岔湖水库出现大面积死鱼情况引起了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昨日上午,接到养殖户报告后,简阳市政府副秘书长付强,简阳市网箱养鱼管理办公室、三岔镇镇政府和三岔湖管理局的负责人到库区各地了解死鱼情况。据初步估计,到昨日下午,三岔湖有100万斤鱼死亡。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养殖户的损失,相关部门紧急决定:将南半湖的网箱向北半湖转移,减少南半湖的网箱密度。

目前,已经有两家旅游开发公司正在对三岔湖的旅游资源进行开发,从成都到三岔湖的公路快速通道也正在建设中,最迟到今年底,三岔湖内所有的网箱都将被取缔。而当地政府正在积极组织让一些外来的养殖大户从三岔湖迁走,对当地的一些养鱼散户,也将在统一的规划下调整经济结构。

简阳市政府副秘书长付强说,三岔湖自上世纪70年代建成以来,其主要功能是灌溉,兼顾防洪、发电和养殖。上世纪90年代网箱养鱼高峰期,三岔湖里最多有12000多个网箱。“我们曾经请水产专家评估,三岔湖最多能容纳2500个网箱。”在网箱养鱼快速发展的同时,三岔湖的水质污染情况也日益严重,而三岔镇场镇近两万居民的饮用水源全部来自湖中。

水面一片白简阳三岔湖数百万斤鱼儿死了

付强说,近几年为了改善三岔湖的水质,发展三岔湖旅游,四川省、资阳市、简阳市多次发文限期取缔网箱养鱼。资阳市根据当地实际情况,考虑到群众的切身利益,决定今年将网箱控制在2000个以内,在明年6月30日前,取缔三岔湖内所有的网箱。但大量的养殖户无证网箱养鱼,致使目前三岔湖内还有7000多个网箱。

图片 3

往年,三岔湖湖水缺氧事件偶有发生,但今年为何这样严重?付强说,近日气温反常,湖底的沉渣和毒气上翻是导致缺氧的主要原因。同时,湖中违规网箱过多,网箱密度过大超过了三岔湖养殖能力的承载量;还有目前干旱农田灌溉用水增加,导致湖中水位下降加重了缺氧情况。

华西都市报2009年06月17日消息 记者 李逢春 摄影 杨涛

记者袁勇郭庄摄影杨刚

昨日上午,简阳三岔湖水面上,大小船只异常忙碌,渔户脸上满是痛苦——前晚到昨早,水库网箱养殖户突然遭遇大面积的死鱼,水面上白压压一片。据相关部门保守估计,到昨日上午已打捞出几百万斤死鱼,几百户养殖户蒙受了极其惨重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