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中“白槐兄弟”身价普涨

《中国花卉报》讯
近日,河北省深州市北四王村资深苗木经纪人王文涛告诉记者,当地龙爪槐销售将会迎来好年景。
2015年深州龙爪槐的价格一直比较稳定。“目前苗市处于低谷,且当地龙爪槐的存圃量不大,因此价格没有大的波动。”王文涛说,近年来用来嫁接龙爪槐的砧木国槐价格一直比较高,龙爪槐的价格虽然比较高,但由于嫁接后长势较慢,而且出圃周期延长,所以当地嫁接龙爪槐的苗农比较少。目前深州两年冠、胸径6厘米、7厘米的龙爪槐上车价分别为240元、280元左右。
来自北京的苗木采购商陈英琦告诉记者,虽然龙爪槐属于老品种,但还是有不少工程在应用。“龙爪槐属于观枝形树种,在冬季无疑是一个看点。随着冬奥会的申办成功,观枝干树种或将成为重点应用品种。我认为,在近几年内龙爪槐等观枝干树种的价格会有所上涨的,特别是胸径在8厘米以上的,树形优美的苗子会更吃香。我这次来深州考察,就是想找一些半成品苗子,开春后来起苗,拉回去种在自己的苗圃里,将来上工程用。”陈英琦说。
对于龙爪槐的价格走势,深州的几位苗木经纪人一致看好。李忠图说,开春后龙爪槐的价格或将有15%左右的上涨。明年可能会迎来龙爪槐的出圃高峰期,河北各地龙爪槐的价格会普遍上涨。他建议,有实力的苗农可以适当进行培育,但要加强砧木的选择和树冠的修剪。“现在虽然龙爪槐的存圃量不大,但工程对苗子的要求并不低。好品相才能有好销路,才能有好价格。”苗木经纪人王虎林说。

作为华北地区的重要乡土树种,国槐具有耐寒耐旱耐盐碱,树干挺拔,冠大荫浓等特点,近些年在园林绿化中被广泛应用,价格不断攀升,胸径15厘米以上的大苗奇货可居,种子和中小苗也渐受青睐。而由其衍生的园艺品种龙爪槐、金枝国槐,价格亦水涨船高,供不应求。
国槐 “
“国槐又涨了!”一见面,河北固安县南王起营村苗农徐殿义就对记者说。他培育了500多株国槐,目前胸径都超过8厘米,去年秋天有北京、天津的客户买苗,虽然价格不低,但感觉国槐价格还有上涨空间,就没出售。“果然,胸径8厘米的裸根定干苗去年秋天260元,今春涨到280元;10厘米的从340元涨到360元。”他说。
在安国、定州、清苑等地,国槐价格也大幅上涨,而且缺乏大苗。安国市门东乡资深苗木经纪人郑占彬告诉记者,当地国槐存圃量原本就不足,30厘米以上的大苗子更是难觅踪影,为满足市场需求,一些苗木经纪人开始走村串巷找村民收购散植在房前屋后的国槐。
来自北京的苗木经纪人张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合作伙伴接了个绿化工程,需要一些胸径20厘米以上的国槐,但跑了多个苗乡最终也没能凑够数量,“只好要求施工方和设计公司商量降低规格。”他说。
定州大辛庄镇资深苗木经纪人徐占启认为,国槐价格逐年上涨的原因有以下几个:一是各地绿化工程越来越重视乡土树种,而前些年国槐不受宠,少有人培育,导致存圃量不足;二是近年来,虽然各地加大了国槐的培育量,但由于其属于慢生树种,很难在短时间内长成大树。徐占启说,国槐价格连年上涨看似是好事,但其中隐患不小。“很多苗农和苗圃看到国槐利润大,就几十亩甚至上百亩地培育小苗。而国槐生长速度慢,前期投入大,加上土地、人工等成本不断上涨,几年后它们集中出圃时价格很可能大幅下跌。”他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赔本。
龙爪槐 “
龙爪槐是国槐的园艺品种,其夏季伞形树冠势如华盖,冬季虬形枝条宛如龙爪,在我国北方地区园林绿化中应用非常广泛。
藁城市是河北省龙爪槐的主产区,栽培龙爪槐已有近50年的历史。今春这里的龙爪槐价格在前几年连年上涨的情况下,又涨了20%,胸径6厘米的苗去年售价170元,今春达到200元,胸径8厘米的目前400元。藁城市南董镇国辉苗圃场经理常国辉告诉记者,今春苗市刚热起来,龙爪槐就呈现了上涨的趋势,照此势头下去,到秋季还能上涨10%。常国辉在分析龙爪槐涨价原因时说,除了有其砧木国槐上涨的因素,培育量减少也是重要原因。他说:“现在培育龙爪槐的苗农比前几年少了近3成,因为国槐价格不低,嫁接上龙爪槐以后,附加值不高,而且现在嫁接工、土地、肥料价格都在涨,利润空间就更小了。”
南董镇北高庄村苗木经纪人郝根红对记者说,龙爪槐价格持续上涨属于正常,因为经嫁接后的龙爪槐最快3年才能出圃,而同规格国槐,如果再在苗圃中培养3年,胸径能长2厘米。“这样比下来,同规格龙爪槐售价还低于国槐。所以,龙爪槐的价格肯定是要上涨的。”他说。
金枝槐 “
国槐的另一个园艺品种金枝槐价格也呈现了上涨趋势。胸径8厘米的苗,去年春天售价380元,现在420元;而胸径10厘米的从550元涨到了580元。除了砧木价格提升之外,金枝国槐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是需求增多。
金枝国槐的枝条在春季和秋季呈现出靓丽的金黄色,其叶片在深秋也会变成金黄色,观赏价值高。作为一种新型的观枝树种,金枝槐可用作行道树和庭荫树,也可点缀于草坪中。定州市大辛庄镇东大园林苗圃场陈永栓告诉记者:“金枝槐太热销了,我的几百株苗子,刚开春不久就销售一空,就连想留作采穗用的母株,也被客户高价买走了。”据陈永栓介绍,金枝槐比龙爪槐生长速度快,而且管理粗放,很省人工,他打算再扩繁一些。
安国市大章村苗木技术员王福志几年前就看好金枝槐,他培养的几亩苗子不仅干径粗,而且树冠大,但至今都舍不得卖掉。“国槐还有上涨的空间,而金枝槐比国槐的观赏价值高,在园林绿化中的美化效果更好。更重要的是这类苗存圃量少,更缺乏大规格苗,所以我不着急卖,看看行情再说。”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