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安吉:废竹根雕成了抢手货

  在浙江省安吉县国际竹艺商贸城里,很多店铺都冷冷清清,而在这家小店里却挤满了人,据说,这里卖出了3万多元的天价竹根。汪书弘是这家小店的店主,他是怎样把一文不值的竹根卖到3万多元的呢?在安吉县,一位农户正在劈竹材,在当地农村,这些竹子加工的下脚料都被用来烧火做饭。汪书弘看到这些下脚料,马上在里面寻找开了,有几个被他当做宝贝似的拣了出来。这几个下脚料农户白送给了汪书弘,但是经他一捣鼓,马上就能卖上一两千元。

把濒临失传的莆仙“精微透雕”绝技运用于雕刻,并施以防霉、防蛀、防腐技术处理,加上特别的仿古涂饰,他独创了一系列多品种竹雕精品,被誉为“竹雕王”。

图片 1

图片 2

他就是仙游工艺美术师王新明。王新明自小跟着家人在木料堆里打磨,对雕刻艺术产生了感情。为提高雕刻艺术,他四处拜师学艺,甚至到一些有名的师傅家里做工,观摩他们的作品。就这样,不到20岁,他就走上自主创业之路。

在日常生活中,石雕、木雕甚至砖雕我们都经常看到,但是竹雕呢?似乎看到的确实不多,但是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竹制品的国家,其竹雕艺术也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据史料记载,早在纸墨笔砚发明之前,中华先民们就已经学会用刀在柱子上刻字记事,那应该就是最早的竹雕。而这种最原始的竹雕,应该先于甲骨文。因为,甲骨文已经具备书法艺术的三个要素,而所谓竹刻记事,最初刻的仅仅是符号。

  在当地的一家竹材加工场,这些剩下的下脚料都被汪书弘以非常低的价格买了下来,这些没人要的废料都是他的原材料,汪书弘拿这些废料来做什么呢?

上世纪90年代,木雕行业曾一度低迷,王新明家也受到影响。没钱买名贵的木材继续从事家传行当,王新明闷在家里,却又放不下心爱的雕刻技艺。于是,他看中了价格低廉的竻竹做原料,把濒临失传的“精微透雕”绝技应用于竹雕,并采用“欲断先连”等工艺手法,独辟蹊径开始了竹雕生涯。

图片 3

  安吉是我国有名的竹子之乡,在当地的竹林里,随处可见被遗弃的竹根。在砍完竹子以后,因为要把竹根挖出来非常难,人们常常就让它们自己在土里腐烂,不过,竹根腐烂起来非常慢,至少要40年。

刚开始,王新明以“玻璃竹”竹根为主,因对其物理及化学特性了解不足,“竹雕”产品常常会遇到霉变、虫蛀等问题,市场行情不好,一件作品最贵的也只卖到100多元,还不够买竹根的钱。为了研究防虫蛀技术,王新明尝试各种方法,终于摸索出一套竹料防腐技术,使他的竹雕作品“不朽”。

在远古时期,我国中原、北方地区并不生长竹子,所以用兽骨来刻写,南方盛产竹,就将符号或文字刻在竹上了。但是竹筒很难保存,比不上兽骨。所以,经过漫长的岁月,我们今天还有幸看到殷商时代的甲骨文遗物,却很难再见当时的竹雕作品了。但根据古代文献上的记载,中国竹雕艺术的源头,早在商朝以前就已出现,这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人们通过竹兜施肥来促进竹根的腐烂,不过时间还是比较长,15~20年才能烂掉。竹子一般生长5~6年就要砍一茬,时间一长,竹山上到处都是这种废弃的竹根,而竹根一多土地就会板结,竹子的生长就受到了影响。而现在汪书弘大量收购竹根,当地的一些人就开始挖竹根卖给汪书弘。

回忆起那段经历,王新明说:“我文化不高,就知道埋头去做,每种方法都试。听说几种酸混合后,再用煮的方法能够防腐,我自己便想试。有一次做试验,我把两种化学物品装在可乐瓶里,然后慢慢将它们倒在一起,看有什么反应。突然,‘嗵’的一声爆炸了,可乐瓶炸飞了。”但王新明仍然坚持着,经过泡、蒸、煮等多道工序之后,他的试验终于成功了。现在,他的竹雕产品没有出现过虫蛀现象。

图片 4
此外,我国在远古时期就已经开始用竹制造生产和生活用具。出于爱美的天性,在竹制品上施加装饰,与雕花的玉、石、骨、木器原无差异。因此若在原始社会遗址中发现有雕饰的竹器,不足为奇。惟竹材易坏,很难保存至今。图片 5
在现实生活中,竹料的确没有玉石那么珍贵,也没有木料那么容易雕刻,更不易于保存,所以竹雕是相对比较少的

  汪书弘拿到竹根以后,先要进行简单的处理。如果竹根的造型很一般,他通常用斧头把这些须根给清除掉;如果竹根的造型比较奇特,他就会用水慢慢地清洗干净,清洗的时候不要伤了主根。

自此,他开始在圆雕竹刻艺苑中展翅飞翔,打开自己的竹雕销路,台湾、美国、新加坡等地的客商纷至沓来,购买工艺品,他也因此成为中国收藏家喜爱的竹雕艺术大师。王新明说:“工艺美术品的创新,除了追求新材料、新工艺以外,关键是不断要有新款出现,造型新,题材更要新。”

图片 6

  清洗干净的竹根需要l—2个月的阴干,而不能暴晒。阴干的竹根稳定性好,不易裂开。在汪书弘的家里,一堆竹根正在阴干,汪书弘到底拿它们去做什么呢?他又是怎样把一个竹根卖到3万多元的昵?

王新明将木雕的手法融入竹雕的雕刻技巧中,刀法精巧,求新求变。他说,创作很多时候源自“顿悟”。他观察飞鸟游鱼、山水草木,悲欢离合,有感于心,于是信手拈来,便成一方佳作。他拿起身边的一只古朴烟灰缸说:“这是我在路边捡到的一块树根,觉得似山似石,很有意思,就取回来挖空、磨光,取其天然形状而成。”被人丢在路旁的原料,经过他的打磨,也就成了一件艺术品了。

前段时间,渝帆与几位朋友前往贵州赤水旅行,由于赤水是中国著名的竹乡,有连片数十万亩的竹海,所以在竹雕方面也有一些艺术大师。而我们有幸识得其中一位,一位出生于浙江东阳雕刻世家的卢华英女士,看了看她的名片,有着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贵州省妇女手工协会会员、赤水市民间工艺协会会长、
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贵州省高级工艺美术师,贵州省竹雕大师等众多头衔。

  汪书弘从小就喜欢木雕。1997年,汪书弘从军队退伍以后,跑到了上海做起了服装生意,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有人在卖木雕。于是汪书弘开始迷上了木雕,再也没有心思打理服装生意,结果一年下来赔了不少,他也就索性回到了老家,老家竹子多得是,也可以做雕刻的。

见到王新明的几件作品后,明清竹雕及家具鉴赏收藏家、人称“京城第一大玩家”的王世襄先生几经辗转找到王新明的联络方式。王老称赞王新明有极高的天资禀赋,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文化传承者。几个月的电话、书信往来,两人成了半师半友的“忘年交”。王世襄视王新明为嫡亲晚辈,将为王新明举办个人作品展立为生前重愿,并以九十高龄之躯亲自撰文向中国美术界和收藏界大力推介,勉励王新明“努力提高文化水平和艺术修养,崛起于闽南,为传统竹雕竹刻开创一个新的流派。”

图片 7

  汪书弘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一门心思地研究起了竹雕。

王世襄的欣赏和鼓励给了王新明莫大的动力。他感慨地说,由于从小学手艺,文化水平不高,无法深刻理解一些重大宗教题材、历史题材的人文内涵,但他愿意趁年轻,不断学习,争取成为真正的艺术大师。目前,他的最大心愿是在老家仙游办一所木雕工艺研习所。

不仅如此,她还获得过贵州省十大民间工艺美术精品奖、第六届竹文化节中国竹业博览会金奖、国际竹藤产业贸易博览会中国竹工艺精品奖等奖项。可以确定的是,她在赤水竹雕界,绝对是权威人士,当地很多雕刻工人都是他的学徒。

  看到儿子回来以后,汪书弘的父亲帮他找了一个工作,修理竹具加工机械,年薪7万。在1998年,这是一份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但是汪书弘却拒绝了,他的想法遭到家人的一致反对,认为他搞这些是不务正业。

如今,在仙游坝下街头,时常穿梭而过“宝马”、“奔驰”名车,王新明却踩着一辆自行车代步。他也自嘲说,别人开名车,我开三轮车。原来,这些年来,王新明一直把做家具的钱,投到竹雕作品的研究与创作上。

图片 8

  家里人觉得汪书弘就是一头犟牛,头撞上了南墙也不知道回头,但是还是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于是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在不停地劝他“改邪归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汪书弘,常常跑到大自然里去排解心中的郁闷,同时,也在寻找着创作的灵感。不久,他雕刻出了自己感觉比较满意的作品。

图片 9

  经过不停的学习和反复的试验,汪书弘的竹雕渐渐地被周围的朋友认可了,于是他就拿到当地的市场上找人代卖,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汪书弘在等待着好消息的来临。

我们在她的工作室看到很多他的作品,有山水、有花鸟、有建筑、有人文,竹雕技术的表现手法主要有阴线、阳刻、圆雕、透雕、深浅浮雕或高浮雕等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汪书弘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他等待的好消息最终没有来到。反馈的信息是看上去就假,没人要。

图片 10

  汪书弘把这些竹雕全部拿了回来,然后又重新换了一批新的拿去代卖,还是没有人来买。这回反馈的信息是刻意的太多,该留的没留下来,好看的东西去掉了。

盘龙笔筒

  汪书弘拿回来一批,又换上了一批,一晃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竹雕还是没有人买,这时,汪书弘感觉自己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图片 11

  没有钱来养家,汪书弘就跟朋友借了点钱,他默默地坚持着,一定要做给他们看看。

放大看看雕刻的细节